搜狐中文网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搜狐中文网 https://www.sh98.cn 2021-05-15 23:40 出处:网络 编辑:@河南在线
原标题: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你是谁? 这个问题在资本界同样重要。

原标题: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你是谁?

这个问题在资本界同样重要。

小米上市前夕,雷军喊:“我要腾讯乘以苹果的估值”。

原因在于,他认为小米的身份是全能型,完美覆盖了电商、硬件以及互联网。

但上市后很长一段时间,小米的股价都低于发行价——因为整个市场都更倾向于将其归类在传统的“硬件公司”范畴。

蚂蚁金服上市前夕,在所有的对外公告中都郑重强调,自己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

注意身份主体,是“金融科技”,不是“科技金融”。

由蚂蚁金服更名而来的蚂蚁集团,恨不得只留下“科技公司”这一个标签。

而京东金融、360金融也沿循着同样的心理,先后改名作“京东数科”和“360数科”。

抛开如今我们都看到的监管风险原因,在估值上,金融机构的估值普遍比实业低很多。

招商银行的市盈率在10左右,建设银行的市盈率只有5,同样一直在强调自己“科技身份”的陆金所,市盈率也只有13,远低于其他互联网企业。

身份决定待遇。

一直以来,人们都以社区平台的身份为主体来看待哔哩哔哩。

但在此身份下,有许多问题很难得到解释。

比如:近年来B站破圈速度如此迅猛,社区氛围也已经明显稀释乃至下降,那么作为社区平台,商业价值为何不减反增?

再比如:不做热榜,不切KOL的商单蛋糕,不收信息差服务费,甚至效果广告都不怎么做,B站的营收凭什么节节攀升?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5月13日,哔哩哔哩公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财报发出后,此前我们讨论的几个问题已被验证:核心用户数增长天花板将近;游戏增长瓶颈显现;以及随之而来的亏损扩大,盈利遥遥无期。(B站没有潜力)

资本市场也很诚实地给出了反应,(港股)股价再次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新低。

对于作为“社区平台”的B站来说,我依然保持看空态度。

但认真研读B站的本次财报后,本文旨在提供另一个视角:或许,社区平台压根不是B站最根本的身份角色。

从其资源侧重和为用户提供的核心价值来看,哔哩哔哩更像是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01 山雨欲来?

就本次财报而言,B站在主航道上的表现,其实是很不错的。

营收39.01亿元,同比增长68%。

月活用户数来到了2.23亿,同比增加30%,日活为6010万,同比增加了18%。

此外,月均付费用户首次超过2000万(2050万),同比增长了53%。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今年所有的Q1财报,都必须建立在2020年Q1疫情影响巨大的基础上来看。

制造业的Q1同比增长,要自动打折,数据好是因为基数差。

同理,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内容消费行业,它们的Q1同比增长应当给予适当的放大看待。

要充分考虑去年居家隔离时带来的高基准,以及相应的增长难度。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然而,主航道之外的许多二级指标,则让投资人的内心变得多少有些不安。

财报发出后,B站美股下跌6.83%,港股收盘下跌6.25%。

一个是游戏增长承压。

本季度,B站游戏业务收入为12亿元,同比增长放缓,为2%。

在过去,B站游戏一直是采用的代理模式,即坐拥用户后扮演渠道角色。

但如今大环境来看,“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逻辑开始重新在游戏行业中占据上风,游戏厂商也越来越倾向于把资金投向研发而不是市场推广。

而B站所主打的二次元游戏,更是这一趋势的先行者(米哈游,莉莉丝等)。

另一条路“游戏自研”方面,其自身的难度本就是巨大的,而B站才刚刚出发。

在这节骨眼上,还曝出了B站游戏部门在招聘过程中diss北邮学子的巨大丑闻。

这一事件,恐怕会进一步延缓该业务的发展。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除游戏增长不够理想之外,B站DAU/MAU数值的持续走低,则让另一部分人感到担忧:是不是社区氛围不再,黏性不够了?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通俗理解这个指标,就是每日活跃用户数量不够理想。

有可能是流失率在提升,也有可能是吸引力在下降。

当然,也有可能是月活增长过快的一个结果。

随后的电话会议中,针对该问题,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特地给出了相应的解释:

这一现象是用户增长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的问题。

自从去年我们提出以用户增长为中心之后,大量的用户引入进来,他们被引入之后,他们的活跃度的提升取决于两点,一个是他们融入我们社区的情况,一个是他们消费的兴趣如何被我们充分地挖掘。而这两点其实是需要时间的。

就我个人观点来看,B站游戏承压,将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尽管随着对心动Tap Tap等平台的投资会减缓这一趋势,但整个渠道角色的颓势是不可逆的。

另一边,关于DAU/MAU数值降低的解释,我其实是认同陈睿的看法的。

本质上,这反映了B站用户增长逻辑的变化:从“二次元核心用户高黏性高质量的低速增长”,转向了“泛Z世代群体,低粘性低质量的高速增长”。

对非二次元用户而言,B站大概率是和优爱腾在一个文件夹里的。

在这一需求定位下,相对中频的打开情况,其实完全符合这类用户的正常消费频次。

事实上,只要不是用户在加速流出,DAU/MAU数值降低就不必过分关注。

从目前B站主航道的数据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02 别看他怎么说,看他怎么做

之所以说B站有可能是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主要依据来自三点:

B站的资源侧重;

B站的声量影响;

以及B站对普通主流用户群体的实际价值。

财报显示,本季度B站净亏损为9.05亿元,同比扩大了68%,抛开不少用于股权激励的开支后,亏损额也在6.64亿元。

整体来说,烧钱节奏和盈利状况,没有发生质的改变。

正如咪蒙老师告诉我们的那样,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要看他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

具体来说,就是要看他把钱花在了哪些地方。

去年Q4的财报电话会议上,COO李旎曾提到,今年会加大渠道投放。

具体来看,B站的钱也确实是主要花在了营销费用上。除此之外,一般行政开支和研发费用,也在随着企业扩张不断上升。

Q1季度,B站

一般行政费用为3.8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7%。

研发费用为5.8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5% 。

营销费用为10亿元,略低于上一季度的10.2亿元,同比增长65%,绝对值占主要支出的一半往上。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具体来看,与传统买量方式不同,B站在营销方式上也没有大规模投放所谓的贴片广告,而是将更多资源投入到了以自制优质内容,热点短片,事件营销等方式为代表的品牌营销上。

整个2020年,B站先是做出了出圈的跨年晚会,紧接着是引发争议的《后浪》三部曲,再后来是综艺《说唱新世代》,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纪录片《守护解放西》,以及直播S1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

一个又一个小众圈层的高地拿下后,B站成功扩展了自己的用户圈层,也将“年轻人聚集地”的标签,死死印在了所有中年品牌公关的脑子里。

今年下半年,B站还将分别推出两部以音乐和恋爱为主题的自制综艺,在剧集上,也有《天官赐福》动漫影视化拍摄的消息。

这烧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在与内容领域相关的资本层面,B站于今年1月完成了对绘梦动画的收购,进一步提高国创动画的自制能力。

去年,B站也曾在4月引入文娱巨头索尼的4亿美元战略投资,双方将在动画与游戏等多领域展开合作。

8月,B站以5.13 亿港元入股欢喜传媒,而《风犬少年的天空》和《夺冠》(原名《中国女排》)成为B站的独播资源,则正是直接受益于此次投资。

事实上,随着B站股价在资本市场上的高歌猛进,在整个2020年,B站对外的投资步伐也加紧了许多。

以游戏业务为例,2020年之后的投资案例数量,差不多是其2020年之前5年内的案例总量。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从具体影响来看,《后浪》的直接结果是感动了中年人,品牌形象深入人心,B站收获了商业价值。

《说唱新时代》、英雄联盟总决赛以及青春剧集等其他圈层的内容高地,则吸引了大量的非二次元Z世代,其中有不少人正是因为这些内容,才第一次接触并进入B站。

钱花在内容上,又因内容得福。

至于社区运营的工作,B站将相关任务全权交给了所谓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并试图借此来达成“千人千面”的展示效果。

所谓“千人千面”,即不同标签的用户看到的内容决然不同,并幻想着可以做到不同属性的用户之间的物理隔绝。

纵鸡犬相闻,亦可老死不相往来。

首先,这未必真的好。算法推到极致,也就是另一个头条系。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其次,B站自身的技术积累,又远不及头条系那样残暴。

在解释此次DAU/MAU下滑问题时,陈睿果断把锅推给了算法组,称:

(关键在于)我们的推荐策略能不能挖掘出他们(新用户)更多的兴趣。

如果我们能挖掘出他们越来越多的兴趣,并匹配与他们兴趣相同的内容,那么他们的活跃度也会提升。这就取决于我们人工智能推荐的提升。这将是我们持续努力的方向。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2018年,B站创始人徐逸亲自下场diss狗粉丝

总而言之,如果说B站的根本定位是社区平台,那么该企业的资源倾斜,生态布局,乃至战略思考,都做得非常不及格。

但反过来,如果说B站对自己的定位压根就是个内容公司,社区平台只是其“获客,固客”的一种手段方法。那么该企业的战略方向和未来走向,其实是完全在轨道之上的。

去年年末,在对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的一次专访中我们也看到,这位80后创业者对B站的定位异常坚定。

如果翻开我们2018年3月到现在的所有季报,你会发现,即使行业里热门的概念已经出现七八个了,B站在讲的东西没有什么变化。我觉得这是因为一开始我们就想清楚了B站要做成什么样——一家文化品牌公司,这个概念是可以穿越周期的。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03 不同身份的不同标准

身份认知的变化,将带来以下几个迁移。

首先是up主的身份定位。

对社区来说,up主就是社区的核心组成部分,是社区的精神纽带,是社区服务的供给核心;

但如果B站是一家内容公司,那么up主就只是其内容的合作方之一。

在内容供给方面,up主与B站的自制内容,以及外部版权采买,并列为三大内容提供方。

如此一来,up主是B站的重要组成部分,但B站并不绝对依赖up主,平台生态更加健康。

同时在商业变现方面,B站与up主之间的利益冲突也可以相对缓和。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其次,各因素对投资判断的权重也应当有所调整。

在判断B站这家企业时,与社区平台定位直接相关的影响因素应适当降权,而与内容企业直接相关的因素应提高权重。

比如,Z世代终将老去而B站未必能继续承接年轻人;破圈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年轻人聚集地带来的品牌方的高度友好。

这三者中,前两者是各类媒体分析唱衰B站时的常用立论,而第三个则是B站在2020年赢得资本垂青的重大缘由。

如果我们将B站定位在内容公司,那么前两者带来的负面预期,其实并不致命。

但第三个缘由带来的利好,也终将被刺破。

另一边,B站在自制内容方面的优势要被进一步放大认可。

要充分意识到,在捕捉Z世代内容消费需求的偏好上,B站是很有自己一套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进一步提高对B站自制内容水平的标准要求。

目前来看,市场对B站在该领域的衡量标准并不高,属于“做得好就很加分,做得一般也无所谓”的状态。

我认为,更适当的标准应当以爱奇艺作为下限:重点推广的内容如果低于爱奇艺自制水平,其实就是利空了。

上限则是迪士尼或奈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有理由对B站做出超一流国际化水准的内容作品保持期待。

此外,B站在游戏方面的布局要高度重视起来。

眼下的趋势来看,B站的自制游戏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希望,因此,我们应当把希望放在相关投资版图上,并高度关注B站在该领域的投资进程。

财报后,陈睿在电话会议上的发言也证实了我这一观点,他表示:

我们做游戏并不是把它作为一种变现的手段,而是我们是在做游戏的内容。我们把游戏的内容做好了,它就一定能够自然而然地被商业化。同时,我们的视频生态和游戏生态也有非常多能够结合的地方,它们是能很好地协同发展的。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最后,再来谈一谈广告。

众所周知,B站在很早之前就立下了flag,称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

对现阶段的B站来说,品牌营销是其核心战术,所谓的品牌,其实就是脸面。

因此短期来看,B站几乎没有打破这一flag的可能。

但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的残酷性,在社区平台定位的进一步恶化,且资本市场尚未完全认识到B站内容公司的属性的窗口期,B站恐怕会经历一段比较难熬的时光。

届时在来自资方的盈利压力下,广告这件事也未尝不能一做。

不过,就B站在智能算法推荐上的积累以及广告转化率上的表现,该企业未必能像外界想象的那样,从广告中攫取多大的利润。

哔哩哔哩,一家伪装成社区的内容公司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广告业务对B站而言,就是沙漠中饥渴旅人手中的假苹果。

攥手里,不吃,所有人包括B站自己,都可以觉得自己还有底牌没用,还能继续坚持。

可如果真吃了,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解渴,恐怕所有人的心劲儿就都泄了。

因此,对长期投资者而言,B站对广告业务的态度,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风向标来观察。

总体而言,身份认知总也是混沌的。

人是一切过往经历的集合,企业也是一样。

但在每个阶段,身上最凸出的标签,将成为决定你未来的事。

这个标签不为你意志所决定,而为你将精力和财富倾斜的部分来决定。

这会构成外界对你的共识认知。

共识,即市值。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