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中文网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搜狐中文网 https://www.sh98.cn 2021-05-15 23:21 出处:网络 编辑:@河南在线
原标题: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85后福建小伙林琨皓(又名大悲宇宙),

原标题: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85后福建小伙林琨皓(又名大悲宇宙),

是国内炙手可热的数字艺术家之一,

2020年10月,

他在上海的一场100尊实体佛像大展,

在朋友圈与社交网络引起轰动。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100尊实体佛像 《仿佛·未来》展览现场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3D虚拟佛像

2015年,他投身虚拟世界,来为佛造像,

结合科幻元素,从犍陀罗时期到汉传佛教,

形成半人、半机械、半神的视觉呈现。

成为用科技造佛的数字艺术家里,

最出圈的一位。

2018年,他走向生物、算法,

用9个月时间,造出50万只形态各异的虚拟蝴蝶。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用算法创造的蝴蝶

如今,加密货币、NFT艺术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在林琨皓看来,活在这个时代,

“就该用这个时代的媒介去创作。”

他试图用互联网、算法、人机协作,

“达到科技-神-人共生的状态”。

4月中旬,一条来到厦门,

和林琨皓聊了聊虚拟世界的千万种可能。

撰文 | 陈沁 责编 | 陈子文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第一次见林琨皓,是在厦门街边的一家咖啡厅里。他穿一身黑衣,在石砌的台沿边坐着,一眼就看到了他。

林琨皓的头发剃得很短,架一副银边圆框眼镜。几番问答,回应都很爽利。熟悉起来后,发现他是个很健谈的人。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2020年底,他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刷屏级”展览《仿佛·未来》,非常赛博朋克、科幻。那是林琨皓的第一个实体化作品,他把早期做的3D虚拟佛像“未来仏”,搬进现实世界,让100尊佛像在一个空间内并联。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未来仏”实体与制造过程

尽管在虚拟世界里,佛像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他亲手打磨出来的,但见到实体作品,他着实惊讶了一番,“我去工厂看它的制造过程,所有零件重新被拆建、分解,加上新的电路和控制灯光的芯片。觉得好奇妙,它们经过别人的手,被赋予新的结构和内涵。”林琨皓说。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林琨皓与佛的缘分,要从地域说起。1989年,他出生于福建漳州,从小沉浸在浓郁的宗教氛围中。在闽南,各种宗教汇集、融合,一座小小的庙宇,会供奉儒、释、道三种信仰。

小时候逢年过节,家乡都会举行盛大隆重的仪式。他回忆起大人们搭戏台,请木偶戏剧团演戏给神明看的场景。周遭摊贩云集,锣鼓喧天。他置身其中,就像在逛一个小型嘉年华。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林琨皓家里的宗教气氛也很浓厚,女性长辈一直热衷公益事业,去慈济做义工、帮人助念,父亲则从事佛像泥塑和古董收藏。

“我从小就和神明走得很近。”这也让他不得不去思考,人跟神之间的关系与距离,他思索了很久,茫无头绪,直到一个转折出现。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林琨皓的宗教主题漫画

林琨皓从小喜欢画画、玩游戏,2011年,从高二辍学后的他,“索性去学了点好玩有趣的东西”。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次世代游戏美术”,所谓“次世代”,即不远的未来,“很遥远的未来会让人感到迷茫和悲伤,但次世代,就比现在超前一点点,是温暖、可控的,我觉得太酷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早期虚拟佛像作品

在一个大游戏机构的培训班里,二十出头的林琨皓接触到一大堆陌生软件与专业术语,手足无措。英文不好的他,纯靠肌肉记忆,来记住每一个操作。看不懂各种复杂的参数,就不断检索、学习,去理解每一个参数背后的意义。

这些凝结着计算机一代代发展结晶的软件令他惊讶无比,“你是站在了无数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的肩膀上,去使用这些工具。”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在林琨皓眼里,3D技术可以创造整个世界和宇宙。他开始意识到,人走向神的渠道,或许就是科技。

当时的作品,已经在使用宗教题材了。光怪陆离的3D虚拟场景里,他将一座非常大的寺庙建在瀑布边上。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2015年,他结束在揭阳学习传统玉雕的生活,返回厦门。对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思索,逐渐明朗,5月的一天,林琨皓决定投身于虚拟世界,来为佛造像。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和林琨皓的第二次见面,我们约在了他朋友的美术馆里。在这间隐匿在某大型酒店深处的美术馆,我们第一次见到了5尊“未来仏”的实体雕塑,黑、白、金面的佛头上端盘着三角形的云髻,佛头身后的LED光圈点亮时,显得非常科幻,他戏言这是“LED供菩萨”。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昨晚,他连续工作到凌晨两点,这几乎已经是他的工作常态。有一次深夜,他随手在社交平台发布新作品,很快收到一条私信,一个远方的关注者和他说,“希望你开心地更新”。

架好机器开始录制之前,他在美术馆后院抽了一根烟,烟雾在树影中盘旋,有些疲惫的他和我们讲起“仏(音同佛)”这个字的由来。他是想回到更单纯的造像,所以用简写的“仏”来区隔传统佛教里“佛”,为科技留出更多的空间。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2015年到2018年,林琨皓用3D结合科幻元素,持续在做“未来仏”系列,造了近10尊具有未来科幻感的虚拟仏像。

从犍陀罗时期,到汉传佛教时期,几乎涵盖所有经典的佛像造型。在虚拟世界做仏像,不会受限于材质、大小,仏像可以是无比巨大,也可以是捧在手心里的造像,充分拓展各个维度的可能。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在执行过程中,其实无时不刻都在思考细节,这些零件、参数,细微的调整,所有精力都消耗在这一点上,反而是缩到很微观的视角,甚至每一个倒角、布线的构思。”林琨皓说。

《泪目菩萨90分钟》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在造《泪目菩萨》时,林琨皓脑海中先浮现出一个画面:一尊仏像不断旋转,伴随着海浪的起伏,脸上永远挂着泪珠,“一种数字化的浪漫与慈悲的体现”。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大势至菩萨》

《大势至》的灵感来自于大势至菩萨,代表大智慧。在彼时的林琨皓看来,智慧与科技密切相关。所以,他用电子元器件、显卡拼凑出一个复杂精密的仏头形象,无数管道缠绕着它,正要向前飞跃。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仏像做到后期,越来越精细化,一些零碎的零件拼凑出更未来的科幻,各种机械化的动脉、网状结构,纠结、缠绕在一起的管道,形成一种复合材料的视觉呈现,和他自己独特的宗教科幻美学。

严格来说,林琨皓这个时期的作品已经趋向于仿生,用他的话来讲,就是“半人、半机械、半神”。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他还做了一些具有宗教元素的VR虚拟空间探索,“我喜欢在水上建东西,一般是先弄一片海,再搭建各种亭台楼阁、脚手架。”

厦门特色的“嘉庚式”建筑,顶端是中式古典的飞檐翘角,下端却以西式罗马柱做支撑,所谓“穿西装戴斗笠”。他在建筑内部安置了一个巨大的仏头,门楣上悬着“南柯一梦”。

从2015年起,虚拟仏像的创作一直很平稳。“结合科技,结合人,结合神的概念往前探索”,但做到后面,林琨皓忽然觉得,“造仏像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拍摄第一天的下午,我们来到林琨皓的家。他的工作台挨着窗口,视野尤为开阔,远眺是无垠的海。

回到家中的林琨皓,进入一种很舒展的状态,就像鱼游回水中。他特意选择了一把不太舒适的座椅,因为舒适会让他觉得“很难起身”。通常在电脑前操作一会儿,他便会站起来走动走动。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为了还原他平日的工作状态,“在小黑屋里人机协作,在不同的电脑间游走,等待运算的结果,不断地筛选、读取、整合信息”,我们等候着夜幕降临。

等候的间隙,他向我们演示了虚拟蝴蝶的创作过程,天色越来越暗了,键盘的红色荧光在黑暗中闪烁,他熟练地操作电脑,一瞬间,无数扑扇着翅膀的蝴蝶在屏幕上显现。

他谈起这两年数字艺术创作的转折:“后期佛像已经称不上是佛像了,而是一种仿生机械。感觉科技和神性的结合,似乎是不是走到头了?”一天,一个念头忽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如果科技一直往深了走,它的未来就是仿生的话,为何不自己去创作一个生物,去理解生物进化?”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未来仏”3D制作过程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这两年,他开始走向生物、算法。无论是昆虫系列,还是从去年7月份开启的虚拟蝴蝶项目,都是结合算法,来达到“科技-神-人”或“造物主”的状态。

虚拟蝴蝶的技术,基于3D及生成对抗神经网络的算法,产生大量演算结果,再去筛选这些蝴蝶,选择蝴蝶的演化路径,让它们不断迭代。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以林琨皓现在的计算机饱和算力,仅仅9个月的时间,已经产生50万只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折合下来,每分钟可以有6只完全不一样的虚拟蝴蝶诞生,“就是在计算机里,加速生物的演化进程”。

他还用算法来写诗,“文本基因计划”是早期“乱码诗”的升级版尝试。

“乱码诗”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林琨皓把这些年的所有阅读——从各种工具书中看到的词汇,到白话文运动以来,现代诗人的诗行——建成一个“基因库”。用算法,将它们重新洗牌,随机产生出新的组合。

他单独为文本基因计划建了一个网站,邀请所有在线的读者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只要点击“生成文本”,基因库就会随机生成一句诗行,如果读者喜欢这句诗,就可以将之保留在网站上,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诗歌共同体”。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我们演示算法如何写诗。他用鼠标点击了一下文本库,诗行就在屏幕上不断滚动起来,仅仅30秒,一万句诗便已输出完毕。“算法的威力”,他不无喜悦地说。

甚至在他看来,人本身就是一种“算法”。“你会发现宏观层面上,我们所有的行为,包括我们的硬件,肉体的上限和下限都已经被写好了,你饿了就要吃东西,累了就要睡觉,生老病死本身就是一套程序,写死在底层。”

《仿佛未来》 VR虚拟空间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所以,某种程度上,他是用科技的算法,来抵抗人这套算法,让人有限的生命得以扩容。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从林琨皓家出发,只要步行5分钟,就能抵达厦门有名的健康步栈道公园,这是他平日里最常去的地方。

入口处是一个螺旋形楼梯,远看有几分科幻感。人走在树冠之上,曲折回旋的步栈道通往山顶观景平台,极目远眺,是引进海水的城市内湖和拔地而起的高楼,整座城市尽收眼底。公园深处,还藏着一座寺庙。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在观景平台上,林琨皓一边与我们交谈,一边指向远处随风拂动的大片嫩绿枝丫,“风吹过来的时候,像一团东西在涌动,你会觉得很温柔,这里是既有自然、宗教,又有城市之美。”

厦门的生活惬意、安静,林琨皓说他身边的设计师朋友们,都很有干劲,大家周末偶尔聚在club喝酒聊天、嬉笑。“我有时候在想,跟程序走得太近也不是很好,人会变得机械、冷酷。”

宗教对林琨皓的影响,其实正在渐渐减弱,现在的他,更看重科技赋予人的“超人”力量,“我们这个时代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在现实和纯粹的虚无当中,生生制造出了一个虚拟世界”。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林琨皓将自己的虚拟佛像做成微信表情包

他坦言自己是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他认为技术本身只是工具,算法不会替代人。人如果善用技术,就能充分释放自己的劳动力和创造力,让时间变得更高效。

林琨皓现在的工作状态,更像是一个“信息的节点”,不断收集、整合信息,再利用算法产生新的信息,将之传播出去。

“我是无时不刻都在把我的创造,放在虚拟的空间上面,我觉得它是一个很结实的存在,跟人类文明深度捆绑在一起,没有人会相信互联网会消失吧?互联网消失了,人类估计也消失了。”

科技造佛第一人,网友:神了

未来,林琨皓的规划还是基于人和机器的协同工作,“你可以理解成,可能十几、二十年后,我最终将视觉(仏像、昆虫系列)和文本的内容(乱码诗)汇合在一起,制造一个复合的信息体,通过算法,无时不刻都在输出有指向性的信息。”

对他而言,科技是一种“加持”,这也是他极为着迷的一个方向。活在这个时代,他非常看重对于新技术的使用。

因为,“艺术家如果不活在他的时代,他的创作是不存在,也不成立的。”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